陳光標的兒子談裸捐以及陳光標的故事

2011/02/10 12:14

 

我是一個普通中學生,叫陳啟正,也叫陳環境。因為有個不尋常的父親,我受到社會廣泛關注。我的父親就是中國首善陳光標。

       當父親這些年累計捐款13.8億元時,許多人向我投出羨慕、欽佩的目光。他們羨慕我有個億萬富翁父親,欽佩我的父親是中國首善。然而,當今年95日父親宣佈將「裸捐」後,許多人又向我投出疑問、同情目光。因為他們想知道:父親這麼做,我這個兒子是怎麼想的?他們同情我這個「富二代」今後可能一無所有。

       作為中國首善之子,我是如何看待父親?如何看待父親裸捐?如何看待自己的未來呢?我今天寫這封給未來的信,訴說自己內心真實想法。

       首先,我感激上蒼讓我有這麼一個偉大的父親,因為一個人是沒有辦法選擇自己父母的。如果說,父親事業的成功讓我自豪,那麼,父親那顆大愛之心,更是我一生最大的驕傲,最大的財富。

  

       一般人瞭解父親主要是做慈善,第一個到汶川地震災區救人。而作為兒子,我知道父親最主要是做4件事:一是做慈善,哪裡有災難,哪裡就有父親的身影;二是做企業,父親說:如果沒有財富,就沒有做慈善基礎了;三是做環保,父親到任何地方都倡導環保低碳。他還給我和弟弟改了名:一個叫陳環保,一個叫陳環境。弟弟覺得陳環保叫起來更好聽,就把這個名字「搶」了過去;四是關心家人和鄰里鄉親,父親非常愛媽媽和我們,非常愛爺爺奶奶和他們老家。我經常聽父親在家議論:怎樣幫老家村子裡多做一些事?我聽爺爺奶奶說,老家過去那條泥濘的小路,就是爸爸在外面賺了第一筆錢後修的。

  

       父親常年勞累奔波,無論多麼辛苦,一回到家總是把歡笑帶給我們。有時他太累了,陪我們說話時,說著說著一扭頭就在沙發上睡著了,此時此刻我和媽媽是多麼心痛呀。每次離家時間長一點,父親都會給媽媽和我們帶一些禮物,一件衣服,一件文具或一本書。有時特別忙來不及買,父親會內疚半天,解釋半天

一個人如果只為自己活著,是平庸而渺小的,一個人能夠為國家為社會為他人而活著,無疑是高尚而偉大的。我非常自豪的是,父親做到了這一點,他是社會上許多人心目中光輝路標,更是兒子人生路上的光輝路標。 

       我經常遇到有人問:你對父親「裸捐」是什麼態度?你支持他這麼做嗎?當父親與媽媽和我們孩子商量裸捐這件事時,我幾乎想都沒想就投出支持的一票。其實,父親是非常愛我們的,他一開始想捐95%財產,給我和弟弟留5%。最後是我們家人的態度,特別是我和弟弟的良好表現讓父親下定決心:捐出全部財產。

  

       媽媽一直在背後無聲地支持著父親,她自己很少買昂貴衣服,有時到北京還去秀水街買許多便宜貨,但她從來沒有因為捐款和父親紅過一次臉。我記得,許多次當父親給媽媽講自己在地震和災區經歷時,媽媽都哭了。

  

         當父親宣佈「裸捐」後,我將告別「富二代」身份了。對此,我沒有一點悲傷和遺憾,相反還有一些輕鬆和自豪,因為父親也沒有從爺爺手裡繼承什麼物質財富。聽爺爺奶奶說,父親9歲起就自己挑水到集市賣,不僅給自己交了學費,還為鄰居上不起學的孩子交了學費。他放學後就到村莊撿破爛到供銷社賣,10歲後家裡的煙火油煙醬醋,弟弟妹妹書學費及全家人穿衣布料,都靠父親賣水和撿破爛承擔了。再後來,父親靠自己打拼,成為億萬富翁。與父親相比,我是幸運的,受到這麼好的教育,又從父親那裡繼承了這麼多精神財富,我相信靠自己打拼,也一樣能成為對社會有用,有所成就的人,所以我不願躺在父親留下的財富上做寄生蟲。

  

       事實上,作為首善之子,注定了我這一生都會追隨父親做慈善了。3歲時,父親帶我到家鄉貧苦地區。那時農村的貧苦落後深深印在我的腦海中,我不理解為什麼那裡的路儘是泥濘?為什麼老家的孩子會因為弄丟一隻小雛雞受到嚴厲訓斥?後來我逐漸明白了,因為貧困,因為不是每一個家庭都像我一樣豐衣足食。在父親引導下,我在5歲時第一次捐出了自己的零用錢,幫助其他孩子。此後,每當過年、考試成績突出得到壓歲錢和零花錢,我都小心翼翼地收著,期待著下一次捐款。

  

        隨著年齡增長,父親帶我參加慈善活動越來越多。2009年春節期間,我隨父親到新疆阿勒泰地區進行慈善慰問,當時氣溫達零下近四十度,有的地方積雪達2米之高,那麼寒冷那麼高的雪是我從未遇見過的,凍得我心裡想哭,然而想想長年在這裡生活的貧困人們,想想父親這麼多年來為了慈善暈倒過很多次,我咬牙堅持到最後。

  

       今年930日,在萬眾矚目下,父親帶我參加了「巴比」晚宴,巴菲特在回答了我關於年輕人如何做慈善問題後,握著我的手說「你表現得很好,我十分看好你!」,我知道這句讚揚是對父親多年努力的肯定,是對我未來的期望。

  

     仰望天空,也許未來我會和父親一樣成為千萬富翁、億萬富翁,也許我會成為一個普通人。但是,父親已經在我面前樹立了做人做事的光輝路標。如果我成為一個富翁,我會和父親一樣從事慈善事業,做一個「善二代」;如果我成為一個自食其力的普通人,我也會做力所能及的善事,讓自己生活過得充實而富有愛心,讓自己的人生之路陽光燦爛。

-------------------------------------------------------

 

陳光標的故事

一九六八年七月,陳光標出生在江蘇北部的泗洪縣天崗湖鄉,兩歲時一個哥哥和一個姐姐先後被餓死。小時候陳光標從來沒有吃過肉,甚至沒吃過一片完整的饃、一塊完整的餅。十歲那年,他利用中午放學時間用兩隻小木桶從三十多米深的井中取水,用小扁擔挑到離家一點五公里的集鎮上叫賣。他喊出的廣告是:「一分錢隨便喝」,結果一中午就能掙兩毛多,相當於成年人半天的工錢。

  

從一分錢到七十億元

  

三、四年後陳光標把賣水變成了賣冰棒和賣糧食。十三歲的他將附近農戶的多餘糧食收購後,賣給糧管所賺取一點服務費,每次用自行車馱上一百斤糧能賺上五、六塊錢。從自行車到板車再到拖拉機,到了一九八五年,十七歲的他就成了家鄉第一個「未成年萬元戶」。

  

然而商海裏也有陷阱。一個偶然機會陳光標認識了一個溫州人,兩人決定一起做棉鞋生意,那是陳光標第一次與人合夥做生意。當時忠厚的陳光標先行支付了三萬元貨款,可貨發過來才發現被騙了。鞋底全是硬紙板糊的,這一次陳光標把辛苦幾年掙來的錢全賠了進去,當時心疼得幾天吃不下飯、睡不著覺。

  

然而挫折並沒有嚇倒陳光標,幾天之後他又重新振作起來,再度開始了販糧生意。沒有本錢收糧,陳光標只能暫時欠著。「賣了再給錢,咱信得過你。」多年後當陳光標回想起這段往事時總是眼含著淚水,他常說,正是鄉親們的信任和支持才有了他日後的成就。

  

在從商磨練的同時,陳光標並沒有荒廢他的學業,一九八五年陳光標考入南京中醫藥學院,畢業後回到家鄉創業。一九九一年二十二歲的陳光標來到省城南京。幾個月下來握著漸漸癟下去的口袋,他站在街頭緊咬牙關,在心裏默默地告訴自己「不要放棄」,有一次他把自已的舌頭都咬破了,鮮血直流。他暗暗發誓:「一定要成功,否則死也要死在外頭。」

  

皇天不負苦心人。一次陳光標來到藥店閒逛,見一群人圍著一個袖珍儀器反覆詢問,原來是新上市的耳穴疾病探測儀,把兩個電極夾在耳朵上就能測出身體哪個部位有病。陳光標靈機一動:這個疾病探測儀好是好,就是沒有直觀性,如果能讓患者直觀地看到探測結果,那一定會大受歡迎。

第二天陳光標拿著隨身僅有的三千元錢,請來專家按自已的想法對耳穴疾病探測儀做了改進,於是「跨世紀家庭CT儀」誕生了,不但獲得了國家專利,原本一百多元的樣機改裝後賣到了八千多元。就這樣陳光標掘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一九九二年一次山東泰安之行,使陳光標發現了第二桶金。當時的泰安盛產靈芝,而且價格較低,二百元一公斤,對治療慢性病有良效,陳光標發現大有商機:「靈芝好是好,可食用不方便,如果能磨成粉,製成膠囊服用就方便多了。」於是他開始生產靈芝膠囊銷售。二百元一公斤收來的靈芝製成膠囊後,售價達到二千元一公斤,而且帶富了一方百姓,泰安市政府頒發給他特殊津貼以示感謝。

  

二零零零年陳光標組建了江蘇黃埔投資集團,剛開始主要收購銀行不良資產,進行整合、盤活再出讓。他的原則是只投資,不投機。後來南京市領導問他是否願意接手南京城運會舊址附近的房屋拆除,他一試才知道,這簡直是一座金山。拆除的廢舊鋼材、車胎都能再生使用。

  

目前陳光標的黃埔投資集團已涉及新型材料製造生產、再生資源利用、房地產開發、青少年國防教育、電廠配套設施生產、以及智慧識別系統研發等諸多產業。二零零五年集團銷售產值近七十億元人民幣,利稅近四億元人民幣,並榮獲「中國誠信示範單位」稱號,二零零六年成為「中國最具生命力百強企業」。

  

陳光標常說他只是個普通人,之所以取得今天的成績,是因為他付出了常人難以想像的努力。在商場闖蕩這些年,他從不抽煙、很少喝酒,更不參與賭博,也不出入夜總會、歌舞廳等場所。閒暇時他堅持讀書學習,書籍極大地提升了他的個人境界。

  

上善若水慈濟天下

  

早在十歲賣水時,陳光標聽說鄰居家孩子沒錢交一塊八元的書本費,就去學校幫他交了,這是他第一次拿自己賺的錢去幫助別人。早在一九九六年創立南京金威利電子醫療器械公司時,他就從公司一年不到二十萬元的收入中拿出三萬元,資助一個安徽的白血病患者。二零零二年他向南京市公安消防局捐助近千萬元用於消防公益宣傳。二零零三年薩斯「非典」期間,他又向江蘇省醫療機構捐贈了八百臺遠紅外溫度檢測儀和二百萬元現金。二零零四年底東南亞發生海嘯,陳光標向海嘯災區捐出了三百萬元。

  

到了二零零六年,他被評為中國最年輕的十大慈善家。十年來他向慈善事業捐款捐物累計四點七五億元,被資助人數二十多萬人。二零零七年度捐贈總額達一點八一億元,陳光標這個連「南京首富」都排不上的人,卻在二零零八年四月被評為「中國首善」,並被授予「中國紅十字勳章」,由此可見他的捐助比例很大。  

今年三十九歲的陳光標,如今已是全國四十一個市、縣的榮譽市民,他先後被授予「傑出青年企業家」、「誠信企業家」、「共和國經濟建設功勳人物」、「促進中國公益事業發展成就獎」、「熱心公益傑出人物」和「全球一百位華商品牌人物」等榮譽稱號。他同時還擁有南京大學名譽校董、海峽兩岸博愛基金會副主任、東盟國際促進會副會長、省紅十字會副會長等十多個重要頭銜。人們說,這一切緣自他的善心。

  

陳光標把財富比喻為水:「如果你有一杯水,你可以獨自享用;如果你有一桶水,你可以存放家中;但如果你有一條河,你就要學會與他人分享。」在陳光標看來,慈善不只是一種簡單的捐助行為,而是以道德和愛心為基礎,源自社會需要而發自內心的捐贈。同時慈善也是一種分配機制,能夠有效實現社會財富的「第三次」分配。

  

陳光標相信「行善不虧論」。他常說,「表面上做善事花了錢,好像虧了,其實我認為不但不虧,反而賺了。為什麼?一是因為做善事會產生動力,感到自己活得更有價值。二是因為口碑,一個企業家做了善事,並且長期行善,合作夥伴和政府或者社會大眾都會提高對這個企業家的認可度,合作更加愉快。」

  

第一個趕到四川地震災區的工程隊五月十二日四川地震時,陳光標正在武漢開董事會,他立刻把董事會改成了抗震救災部署會。隨後陳光標從江蘇、安徽等地的總公司、分公司緊急調度六十臺大型機械,其中包括吊車、推土車、挖土機等大型機械。另外他還帶去了二十萬元現金、二百萬元支票。

  

十二日下午四點,機械集結完畢,救援車隊開始向四川進發,隨行的還有公司組織的一百多名救災人員。進入四川後,一路上他們看到很多坍塌的房屋和逃難的災民。於是他們向災民發錢,一百元、二百元,「把錢用在刀刃上,只要災民需要,我們就發!」

  

十三日中午陳光標到達都江堰。看到溫家寶帶領的士兵很多都在徒手救援,救援機械奇缺,於是他給部隊留下了大約二十臺機械車和四十名操作人員,然後帶著剩餘的四十輛車繼續向北川進發。途中一個山坳的路面全部被坍塌下來的泥石流掩埋了,陳光標當即指揮推土機開路,一個多小時後終於開闢出一條通道。就因為這條通道,後來成都某軍區的先頭部隊才得以順利通過。

  

十三日下午三點多,也就是地震發生三十六小時後,陳光標帶領的民間救援隊終於從兩千里外的江蘇、安徽第一個趕到了受災最為嚴重的北川縣,其行動之迅速,遠快於掌握所有先進資源、以及離四川更近的中共救災軍隊。

  

一個民間團隊超過了正規軍,網民們在把陳光標稱為救災英雄時,也臭罵中共軍隊的無能。不久,陳光標的救援隊被當地政府派到北川中學。陳光標向一位大陸記者描述說,他經常參與中國紅十字會類似的救援,但從未體驗到北川的殘酷,眼前的悲慘場景還是讓他們止不住地落淚!「有一千多個孩子被埋在廢墟下,到現在我們已連續挖出了兩百多個孩子,只有幾個是還活著的,樓板壓在他們的腿上、腰上,孩子們頭挨著頭、腳挨著腳,青紫的臉腫得老大。很多救援人員是一邊流著淚一邊工作。」陳光標不知道自己背過多少死屍,他全身都是血漿,累得走不動了。據下屬統計,陳光標從廢墟中背出了二百零八個孩子,其中只有幾個是活的。

陳光標表示,他的孩子一個叫陳環境、一個叫陳環保,而自己的外號叫陳低碳、太太叫張綠色,所以環境、環保、綠色、低碳都在他們家.

海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